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 918博天堂手机版 >
918博天堂手机版
九一八事变时东北军的高层们在干什么?
发布时间:2022-09-25 18:21 来源:未知

  1931年9月18日夜,盘踞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按照精心策划的阴谋,由铁道“守备队”炸毁沈阳柳条湖附近日本修筑的南满铁路路轨,并嫁祸于中国军队,日军以此为借口,炮轰中国东北军北大营,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次日,日军侵占沈阳,又陆续侵占了东北三省。1932年2月,东北全境沦陷。

  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中华民国陆海空军副司令,仅次于蒋介石的中国第二号强势人物张学良正在看戏。

  张学良,字汉卿,号毅庵,乳名双喜、小六子。他是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的长子,1917年在其父张作霖军中服役。

  1922年第一次直奉大战爆发,张学良与郭松龄指挥的东路军奉军第三混成旅,张学良任旅长,经过霸县战斗和山海关阻击战,成为了第一次直奉大战当中,奉军惟一取胜的部队。

  1924年第二次直奉大战爆发,张学良率领奉军第三军与姜登选的奉军第二军为东北军入关的主力军,经过张学良部队的猛攻,奉军突破山海关,直捣北平。直系全面溃败,全军覆没,吴佩孚成为张作霖手下,直系从此走入历史。战后,张学良升为京榆地区卫戍总司令。

  1928年6月4日,张作霖在皇姑屯被日本关东军炸死,张学良就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开始统治东北。张作霖被炸死后一星期,以“东北易帜”的果断行动,宣布服从南京国民政府,同年7月1日,张学良向国民政府发出《绝不妨碍统一电》,促使中国从形式上走向统一。

  后来,在中原大战中,张学良左右逢源,并在关键时刻果断倒向了蒋介石一面。战后他获得了晋、冀、察、绥四省和平、津、青岛三市的地盘,整编后的晋军和西北军一部也归张指挥。政治上张学良还获得了中华民国陆海空军副司令的职位,成为蒋介石之下、万人之上的显赫人物,其部下也有多人进入南京中央政府。

  中原大战后的张学良,实力和声望达到了其人生的顶点。但鲜花着锦、烈火烹油,此时的张学良到了人生的最高点,也即将落到最低点。“九一八”的枪声让他的地位与名声跌倒了谷底。

  “九一八”枪响的那一刻张学良正与夫人于凤至和赵四小姐,坐在北平前门外的中和戏院的包厢里,欣赏京剧大师梅兰芳表演的《宇宙锋》。

  他成了民族的耻辱,千人万人唾骂的“不抵抗”将军。但历史充满了辩证法,他最声明狼藉的时候,却孕育了他一生的高光时刻。

  万福鳞, 字寿山,因家贫,幼年便给财主家扛活,放牧牛马。八国联军侵华,沙俄单独入侵东北。农安乡绅为自保安全,商议组建联庄会,他于此时当了团丁。后来联庄会集体落草为寇,万福麟也成了一名土匪。

  后来,万福麟被清政府招安,被编入吴俊升的靖边军。之后,万福麟在清政府、北洋的军队里他一步步晋升。

  民国17年(1928年)7月,他任黑龙江保安副司令。张作霖、吴俊升在日本帝国主义制造的皇姑屯事件中丧生后,万福鳞继任黑龙江军务督办。同年12月底,东北易帜,他被南京国民政府委任为东北边防军副总司令。次年2月,国民政府任命万福麟为东北边防军副司令兼黑龙江省政府主席。

  中原大战中,万福麟奉张学良命带部队进驻华北摘桃子。后因张学良在北平患病,他被留在张之身边佐理军务。

  九一八事变时,万福麟正在北平协助张学良处理军务,当天他在干什么无从得知,但起码没陪着少帅看戏。

  万福麟虽然是典型的旧军阀出身,但却在之后日军侵占中国的过程中体现出了极大的爱国热情。1932年万福麟被张学良任命为新编第四军军长,指挥东北军五个旅、三个炮兵团进行热河保卫战。

  此后万福麟继续坚持在华北抗战。之后在日本侵略军的猛烈攻击下,万部损失惨重,但万福麟却仍坚持孤军游击于太行山区。之后,他还率部队参加豫北、豫东的对日作战。万福麟曾率部在鄂东南大冶、阳新一线抗击来犯日军精锐,苦战数日,敌人受到重创,其本部亦伤亡惨重损失很大。

  东北边防军副司令长官兼吉林省主席张作相,在锦州小岭子老家,为其父大办丧事。

  张作相,字辅忱,生于奉天锦州义县,是张作霖的把兄弟、张学良的辅帅。张作相少年家道贫寒,佐父治家,当过泥瓦匠。张作相一族兄被土匪所杀。1901年他将杀死族兄的仇人打死后投入绿林为匪。后率二三十人的队伍投奔当时在北镇一带活动的张作霖。

  民国成立后,张作霖部改编为奉天陆军27师,张作相任该师炮兵团长,晋授陆军少将。

  1922年春,第一次直奉战争中,张作相兼任镇威军东路第一梯队司令,进驻永清。奉军战败,退驻榆关,北洋军阀政府趁机发令对张作霖撤职查办。张作霖意沮心丧,怀有下野之念,急召张作相密商后策。张作相劝张作霖不要下野,并陈词献策。张作霖嘉纳其言,精神振作,任张作相为镇威军第三路总司令。同时,集合各军,在榆关背城一战,使奉危为安。

  1926年张作霖令东三省种植,以筹军饷。张作相以种植烟流毒太深,向张作霖陈明利害另筹饷源,拒种。

  张作霖被炸身亡后,东北军将领经东北三省议会联合会推选张作相任东北三省保安总司令。张作相坚持不任,而推让与张学良,自己甘居副职辅佐。张学良通电宣布东北易帜,张作相大力支持并在东三省议会联合会上领衔向国民政府宣誓,就任吉林省保安司令兼省长。

  当时驻东北日军蠢蠢欲动,张作相等未采取防范措施,而张作相又于“九·一八”事变之前回锦州为父治丧,把吉林军政大权交其参谋长熙洽代行,为日军入侵和熙洽降日造成可乘之机。日本自从在东北制造“万宝山事件”和“中村事件”之后,不断挑衅。1931年9月15日,东北边防司令长官公署副官处副处长李济川奉张学良之命,到锦州面见张作相,请张作相速回沈阳主持大政。张作相以其父丧事未毕为词,而没立即返沈。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以张氏声望素著,具有号召军民力量,派人去天津,饵以高官厚禄,张作相坚拒不就,张作相在东北的财产悉被伪政权没收。此后,他又多次拒绝了日伪的拉拢。解放锦州时,张作相被俘虏,但受到礼遇并送回他原居住的天津。后来,感于的礼遇,他拒绝蒋介石要求他去南京的要求,留在了天津,不久后病死天津。

  在奉天坐镇的东北边防军参谋长、代司令长官荣臻,前一天为其父做寿,事变当日意犹未尽,仍在家中应酬,宾客盈门,灯烛交辉,收礼发财。

  荣臻,河北省枣强县人,民国元年(1912年),进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1期炮兵科。1914年(民国3年)11月毕业后,他加入奉系李景林部。民国十五年(1926年),他升任东北陆军第1师第43旅旅长,成为张学良的手下。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不久,荣臻率长官公署迁移辽宁锦州,协助张作相处理东北军政事务。1932年8月19日,他任国民政府军委会北平分会委员、常务委员。日军占领华北后,荣臻参加日伪政权。

  荣臻先后任汪伪军事委员会委员、汪伪军事委员会主任委员、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剿共委员会”委员长、伪华北政务委员会特别法庭“华北分厅”厅长、伪华北“治安总署”中将副署长、伪华北“治安军”中将副总司令、伪河北省省长等职。

  在“九一八”当日给其父庆寿的“大孝子”荣臻,在关键时刻却当了中华民族的不肖子孙。

  代行吉林省军政大权的督署参谋长熙洽,正在粮米行街吉长报馆胡同的淫乐窝吉林俱乐部花天酒地。

  熙恰,辽宁沈阳人,爱新觉罗氏,是清太祖努尔哈赤亲兄弟穆尔哈齐的后裔。赴日本就读陆军士官学校(中华留学生队)第八期骑兵科,于1911年毕业。民国初年任黑龙江督军公署参谋,黑龙江省军马牧养场场长。后经介绍到广东省长公署任咨议数年。

  1919年初,张作霖在沈阳开办东北讲武堂,特请回熙洽,聘为第一任教务(教育)长。由于熙洽治学有方,更得到了张作霖的信任和尊重,不久改任东三省巡阅使署参谋处长、蒙藏经略使署军务处长、东北军第十旅旅长、吉林军务训练总监、吉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成为吉林军政首脑张作相手下的第一人。

  “九·一八”事变后沦为汉奸,在日本军国主义者的合谋监视下,熙洽声明与南京政府和张学良政权脱离关系,宣告吉林省独立,成立军政合一的吉林省长官公署,自任长官。将吉林省事实上拱手让给了日本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熙洽被引渡回中国。1952年,病死于哈尔滨狱中。

  那么,看了这么多人,就没几个东北军高层枕戈待旦,随时准备应对日军进攻的人吗?其实,这种人还是有的。

  但是,算是在职在位的两位大员,一位辽宁省主席臧式毅,一位东北特区(哈尔滨)行政长官张景惠,事变不久即投进日本人怀抱,当了汉奸。

  臧式毅,早年曾追随孙烈臣。1920年直皖战争,段败。臧式毅时任西北边防军参谋长,被直系所俘,拘禁数月。

  1924年6月,臧式毅奉张作霖之命调回沈阳,接替张学良的东北陆军整理处参谋长一职。1925年任江苏督办公署参谋长。后孙传芳攻奉,臧被执,羁押半年后获释。

  1928年6月4日,张作霖遇炸身亡之后,臧式毅与刘尚清等人商议“秘不发丧”,封锁大帅去世消息,并且秘密派人告之张学良。由于臧式毅等人的妥善处理,缓和了当时局面,使张学良平稳接管整个东三省,受到张的赏识。东北易帜后,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部少将参议。东三省保安总司令部中将参谋长。1930年,臧式毅担任辽宁省政府主席。

  九一八事变时,臧式毅被日本关东军扣押,软禁3个月后,他不遵母命,投降日本,任伪奉天省长,其母投缳自杀,以身殉国。

  张景惠,早年追随张作霖,先后任奉军副司令、察哈尔都统兼陆军16师师长、奉军西路总司令等职。1928年底,任南京军事参议院院长。

  1931年,张景惠在九一八事变后公开投敌,任伪满洲国参议府议长兼东省特别区长官、军政部总长。

  1950年8月1日,被苏联红军俘获并移交给中方人员,从此被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积极接受学习和改造。1959年,病死于战犯管理所,终年88岁。

  再看看驻扎在北大营的东北军的王牌,对奉天防务堪称举足轻重的国防军7旅。为应对日军可能发动的突然袭击,事变前中将旅长王以哲,曾召集连以上军官会议,议定出7条纪律,最后两条为:“(6)各级军官的宿假(回家住宿),由每周三次改为一次,必要时不准回家,在营内住宿。(7)团、营、连的值星官,绝对不准离开岗位。”

  可事变当夜,从旅长到所属3个团的团长,全回家了。就剩个没有决断权的参谋长赵镇藩,留在北大营看堆儿。

  王以哲,是东北军的高级将领,也是张学良的亲信部属。历任东北陆军步兵第十九师中将师长兼第七旅旅长、六十七军军长等职务。

  后来,蒋介石派东北军“剿共”,王以哲的67军110师师长何超率部在劳山湫沟沿中红军埋伏,全师履灭,师长被击毙。10月,王部107师619团在甘泉榆林桥被歼,团长高福源被俘。这给王以哲很大震动,积极参与了西安事变。

  在西安事变中,他是主要参与策划和实施人。此外,他还曾支援红军大量,并与红军达成互不侵犯、共同抗日的协议。

  西安事变前,王以哲在张学良向提出入党的要求之后,于1936年7月由周恩来介绍,秘密加入了中国。1937年2月2日,在东北军“少壮派”应德田、孙铭九等发动的变乱中,王以哲遇害牺牲。

  赵镇藩,1931年任5月任独立第7旅参谋长,兼任619团团长。抗战后先后参加长城抗战、淞沪会战、武汉会战、长沙会战、中国远征军印缅抗战。

  1944年4月他任第53军副军长,抗战胜利后赴越南接受日军投降,1946年6月赴东北参加内战,1948年11月在沈阳投诚。后任军事训练部高级研究室参议,山西省交通厅厅长,民革山西省委委员。1967年9月2日在太原病逝。

  这些不是东北军的全部高层,但很有代表性了。东北军的正副司令张学良、张作相、万福麟都不在东北的指挥位置上,留下坐镇奉天的荣臻当天还在“尽孝”。

  三省的封疆大吏中,张作相办丧把吉林扔给了软骨头熙恰,而且熙恰也不在该在的位置上;万福麟在北平把黑龙江扔给了自己儿子;辽宁省主席臧式毅倒是在自己的位置上,但却是个软骨头。

  晚上不在指挥室很正常,毕竟除了日军没人知道这晚即将发生什么。但东北军的这群高层有人离他们的部队有些太过遥远了,尤其是在这空气中几乎能闻到火药味的情况下。而且甚至有人都不在东北,这未免有些可怕了。

  而且,日军与东北军的形势当时已经是非常紧张、一触即发了,连第七旅都减少军官休假次数了,偏偏这帮高层们还能不在自己应有的位置。

  或许是因为这些人觉得在华北吞下来的地盘太大,舍不得放弃,干脆赌一把日军不敢进犯,趁此机会把华北消化?

  答案已无从得知了,但东北军高层的这种状况,无疑使得日军侵略活动更加轻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