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 918博天堂首页 >
918博天堂首页
“慰安妇”李连春口述:鬼子一边蹂躏我的身体一边咬下我一块肉
发布时间:2022-09-17 21:54 来源:未知

  2001年11月,云南的天越发凉了起来。尽管白天仍有炽热的太阳烘烤着这片土地,但是夜里突如其来的降温,还是让前来采访的陈丽菲一行人吃了不少苦头。

  但即便是在深夜的冷风里冻得瑟瑟发抖,他们也没有产生过任何退缩的念头。因为陈丽菲等人之所以会如此艰难地翻山越岭,寻找一个在地图上都看不到的村子,为的就是进行一场特殊的采访。

  “我们被逼着穿他们日本人的衣服那种样子的......一天只有两顿饭......还逼迫我们吃不好的药......”,这一年,已经77岁的李连春就是他们的采访对象。

  作为当年被迫前往松山成为“慰安妇”的中国女性,这段沉重的回忆已压迫了李连春将近六十年。

  在听完李连春对于当年那段历史的回忆之后,陈丽菲有些艰难又有些小心翼翼地询问道:“那些日本兵,会打你们吗?”

  听到这个问题,李连春有些沉默,她沉思了许久,才缓缓拉开了自己的衣裳:“打的。我左肩上这个伤疤,就是日本兵在欺负我的时候,用嘴咬的。当时咬下来了好大一块肉......”

  那道伤疤,像一条蜈蚣一样,又粗又长地攀附在李连春的肩头,同样,也盘旋在了李连春的心里,长达六十年。

  李连春,1924年出生在云南省怒江西岸松山左岸一个名叫白泥塘村的小村庄里。因为父亲抽大烟,从李连春对这个世界有记忆开始,她对这个世界最深的感触就是,日子太苦也太难熬了。

  彼时的她还有妈妈和妹妹。面对不争气的丈夫,母亲用自己瘦弱的肩膀撑起了这个家。从李连春学会走路的那天起,她做过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跟着妈妈背着妹妹,上山打马草。

  可惜的是,因为常年繁重的劳作,妹妹生下来没多久,母亲就因为生病的时候没钱买药,而活活病死了。

  母亲的离世,不仅带走了李连春和妹妹的童年,也带走了她们的生日。自从母亲离开以后再也没有人给李连春过过生日,就连自己出生于1924年秋天这件事,还是后来听长辈提起的。

  没有了妈妈的李连春,仍旧每天背着妹妹上山打马草去集市上卖。那为数不多的收入,就是李连春一家人吃穿用度所有的来源。

  有时候,父亲为了抽大烟,还会从李连春姐妹手中抢走他们一分一分积攒下来的铜板,害得李连春和妹妹一两天都吃不起饭。

  那是1942年的初夏,日本鬼子从缅甸一路打进了滇西。那些生活在穷乡僻壤的老百姓们,第一次见到了那么多那么多背着长枪短炮的日本鬼子。

  8月的云南,暑气很重。为了避免太阳的毒晒,李连春决定早点带着妹妹去卖马草。可就是在这个早市上,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日本鬼子来抢人啦!”所有人都开始四散逃开。

  李连春早就听说过了日本人的残暴,因此,当她听到这句话之后,连忙拉着自己的妹妹往一边跑。

  但是瘦弱的她们根本就挤不过强壮的大人们,李连春好不容易才将妹妹塞进了店门后边,躲闪不及的她就被冲上来的日本鬼子抓住了后衣领子,从一块木板下拎了出来。

  这一年只有16的李连春和20多个中国姑娘,就在那样毒辣的太阳光下,被日本人当街了。

  不是没有人想要救她们,可是几十个背着步枪的日本鬼子将这些无辜的女人们团团围住,手无寸铁地寻常百姓冲上去只能是白白送死。

  等到李连春的父亲听到消息赶来的时候,自己的女儿正衣衫不整地蹲在地上,不知所措。

  看着自己被糟蹋的孩子,李连春的父亲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将女儿背回了家中。他强装着镇定,安慰着两个被吓得几天都说不出话的女儿:“人活着就好。”

  可是还没等李连春从这场伤痛当中恢复过来,一个自称是维持会的汉奸就找到了李连春的家中。

  即便是抽了一辈子大烟,李连春的父亲也知道,女儿被抓走必定会遭到日本人的折磨,什么“烧火做饭”,不过是哄人的鬼话。

  为了给自己的女儿争取一条活路,这个重男轻女了一辈子的老父亲心甘情愿地做了日本鬼子的民夫,到山里给日本人做粗活。

  即便过了很多年,李连春依旧记得,父亲离开的那天,下了好大一场雨。曾经嫌弃了母亲一辈子没能给他生儿子的他,在临出门前,不停地交代着两个女儿,要好好活下去。

  没过几天,被日本鬼子打成了重伤的父亲就被村里人送了回来,因为没钱医治,在叮嘱女儿好好活下去的呓语里,李连春的父亲永远的离开了人世。

  他闭上眼的那一刻做梦也没想到,仅仅是在几天之后,李连春就在回家的路上,被日本人强撸走了。

  即便是搭上了父亲的一条命,李连春也没能逃开成为“慰安妇”的命运。那段日子,也成为了她此后一生中的噩梦。

  那是被临时设置在一个祠堂内的慰安所,关着许多像李连春一样被抢来的女孩子。甚至有些还是朝鲜或者别的国家的女孩子们。

  尽管这些女孩子们之间语言并不相通,但是看着大家所承受的磨难,她们都发自内心地心疼彼此。

  慰安所里的日子不仅仅是痛苦那么简单,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折磨。白天,这些被冠以“慰安妇”名称的少女们如果想要吃饭,就要被迫承担繁重的劳役。

  李连春就曾跟着慰安所里的姑娘们一起缝衣服、做鞋子,甚至还要给日本鬼子们洗衣服。

  姑娘们一开始不愿意做,但是不劳作就没有任何饭吃。她们所有的生活开支,包括吃饭,都要靠自己的辛苦劳作换来。

  但即便是这样,她们一天最多也就只能领到两碗白粥,其余的,一概没有。这样的日子,不仅是被困在松山慰安所的女孩子们经历着,在中国,绝大多数被迫成为“慰安妇”的女孩子们也都在经历着这样的压迫。

  比如,曾被关押在海南陵水县陵城镇慰安所的女孩子们,白天的时候也要到日本兵修筑工事或军事设施的地方当杂工、扛重物,充当劳动力。

  而到了晚上,每个女孩子的窗外,都是成群结队的日本兵,一个又一个地垂涎着这些女孩子们的身体。

  在战场上长期经历杀戮的他们,不仅了这些女孩子们的身体,还变着法子的折磨人。

  李连春身上的疤痕就是在一次被迫“接待”的时候,被一个已经完全丧失了人性的日本鬼子死死地掐住了喉咙,然后恶狠狠的咬遍了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甚至最后,因为李连春有一点点没有让这个日本兵满意,他就直接咬下了李连春左肩头的一块肉。

  剧烈的疼痛,让这个还不到十七岁的女孩子发出了一阵阵无助的哀求,可是那些排在窗外的日本兵仿佛看到了什么绝世好戏一样,拍手大笑。

  这样痛苦且屈辱的生活,李连春过了将近一年。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李连春几乎没有一天可以休息,即便是来了例假,也要被迫“接待”这些没有人性的日本鬼子。

  为了洗脱自己身上的罪名,表示这些女孩是“自愿”的,李连春等人甚至还被迫穿上了日本的和服,梳起了日本的发髻,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迫接受“实习练习”,为日本人“慰安”。

  李连春等人的惨状一直是周围群众的心理阴影。不少人想要搭救她们,却无力对抗手中有枪的日本鬼子。

  但是,此时的李连春已经因为极其严重的妇科疾病而无法正常生活,甚至一度到了濒死的地步。一个长期活跃在慰安所附近的放牛老倌因为和李连春有着远亲,所以在经历了漫长的心理挣扎之后,决定帮助李连春逃命。

  这天深夜,黎明即将到来的前一刻,极浓的夜色笼罩着整个大地。李连春趁着自己上厕所的功夫换上了事先藏好的放牛老倌的衣服,又抓了很多泥巴抹在了脸上,才敢偷偷地往外溜。

  然而,即便是已经顺利逃了出来,曾经的经历还是给李连春留下了极强的心理创伤。

  父亲死后,她已经没有了家,如今更不知道唯一的妹妹身在何处。无处可去的她,因为害怕再被日本鬼子抓走,只能一个人躲在山里的大石洞里,每天连个人都不敢见。

  没有食物的李连春每天就靠着在山里寻来的野果和野菜充饥。长期没有营养的饮食,再加上李连春身上的多种妇科疾病,让原本身体就已经孱弱不堪的李连春越发憔悴,没过多久,就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

  直到附近一个兽医在上山采药的时候发现了李连春,将她背回家中,才救了李连春的命。

  可惜的是,李连春的苦难并未就此结束。在此后的很多年里,周围人的议论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在李连春的心头。

  即便后来李连春和那个救了她一命的兽医喜结连理,但是他们一家人还是在许多人并不友善的目光中,被迫搬到了山上。

  甚至到了2000年,因为想要参与“东京审判日本政府隶制度罪行民间法庭活动”,李连春还被腐朽不堪、头脑僵化的当地干部嘲讽:“干过那样的丑事,还要出国宣扬?不可以去。”

  这样的屈辱,并非是李连春一个人的困境。许多受到“慰安妇”制度压迫的女性在经历了这样痛苦的事情之后,就算是侥幸逃生,也要面临着被非议的情况。这样沉重的枷锁,也成为了许多受害者们不愿开口的原因。

  身边人的非议,也曾几度压垮李连春。但是因为家人的关怀,让李连春有了一路前行的勇气。即便因为别人的阻挠,李连春没能前去日本,揭发当年侵华日军的暴行,但是面对陈丽菲的采访镜头,李连春用自己生命的力量朝着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呐喊:

  说完这句线岁的李连春激动得泣不成声。她死死握住一直陪在身旁的儿媳妇的双手,示意她替自己把话说完。

  “我母亲说,她不要钱,就是要一个公道,要一个清白!不光是她,所有曾经承受了这些伤害的人,都应该得到日本人的道歉,赔罪!要把她们曾经失去的名誉还回来!”

  听到儿媳将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全都讲了出来,李连春忍不住一直点头,即便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六十年,但是她们,还在等着一个道歉。

  可惜的是,2004年1月,李连春就因病去世了。直到去世前,她都没能完成为自己讨回清白的心愿。

  根据数据统计,中国慰安妇的数量,占到当年日军在亚洲战场征用占领区慰安妇的67.8%。因此,当年至少有20万的中国女性被迫成为了日军的“慰安妇”,遭受到了非人的折磨

  可是直到今天,日本有关方面都从未对承认过这段历史,更没有对这些无辜的女孩道歉。即便在此后的漫长岁月里,这些人一直生活在极严重的心理阴影当中。甚至绝大部分的老人因为与世隔绝,而生活贫困。

  如今,登记在册的“慰安妇”制度幸存者在中国大陆地区,仅剩12人。这些老人,仍然在等待着日本的道歉。

  《关于云南省“慰安妇”制度受害者李连春的口述调查》;《史林》;2006.12

  《慰安妇幸存者忆日军暴行:最美慰安妇被剖心处死》;人民网;2015.05

  《那时候,对这群中国女孩来说,穿和服意味着什么?》;共青团中央;202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