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 918博天堂首页 >
918博天堂首页
九一八不抵抗之夜老兵回忆:不反抗被活活射杀反抗被剖尸挖心
发布时间:2022-11-15 10:38 来源:未知

  九一八事变在沈阳北大营发生时,驻守在北大营的第七旅是东北军的模范旅,是精锐中的精锐。

  日军用六百多人,就在几个小时的时间里占领了有八千多人驻守的北大营,随即又用不到两千人的部队,在一天的时间里占领了几万人驻守的沈阳城。

  1931年9月18日晚上22时20分,是九一八事变开始的时间,那么在那一夜的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以至于让兵力如此之少的日军突飞猛进,让9月18日这一天成为了国人永远铭记的日子?

  1931年9月18日晚上,东北军在沈阳城北部的军事重地北大营里一片寂静,东北军精锐部队第七旅的八千多名官兵驻扎在此地,除了站岗的哨兵以外,大多数官兵都已经进入了梦乡。

  晚上十点二十分,北大营的营房中正在熟睡的官兵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枪炮声惊醒。

  起初官兵们还以为是日军又在演习,翻了翻身打算继续睡觉,但是随即听到有炮弹就在营房外爆炸。

  紧接着出现房屋坍塌和玻璃碎裂的声音,有的士兵察觉到了不对劲,慌忙穿上衣服,拿起步枪跑出了宿舍。

  在北大营的西南方向有一个日军南满铁路附属地,当晚从这里出动了两百多名日军,从北大营的西侧发起进攻,另外,日军南满铁路独立守备大队的第三中队从北大营西北方向向营区发起攻击。

  在西北营区驻扎着的是第七旅第621团官兵,他们离进攻猛烈的日军第三中队最近。

  少数反应快的士兵穿好衣服拿起步枪跑出宿舍,一边躲避着炮弹袭击,一边跑到了北大营西北部的防御工事里,准备抵抗日军的进攻。

  可是令人愤慨的是,正当他们拿起步枪准备和日军血拼时,他们的长官却慌忙冲出来,给他们下达了不准抵抗的命令。

  在和日军打交道的多年时间里,大多数北大营官兵都已经做好了和日军拼命的心理准备,因此当日军终于撕破脸,明目张胆地发起进攻的时候,每个东北军官兵心里都清楚,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可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他们视死如归的保卫国土的决心,竟然会和自己长官的命令形成一对巨大矛盾,撕扯着他们的内心。

  当天晚上第七旅旅长王以哲并不在北大营,值班的是旅参谋长赵镇藩,遭到攻击后赵镇藩马上打电话给东北边防长官司令部。

  接电话的是东北军参谋长荣臻,他命令赵镇藩:“把所有武器都放到仓库,不准抵抗。”

  赵镇藩对这一命令很是不满,但是荣臻也只是重复着不抵抗的命令,并要求赵镇藩执行,还补充道:“否则出了问题你负责!”

  正当士兵们在不抵抗的命令之下陷入纠结矛盾之中时,日军已经用枪炮攻破了营区的营门,首先从西北角冲入了营区。

  “日军兵分几路,有的追击着手无寸铁的东北军官兵,有的冲入各个营房,把还没有走出营房的士兵直接杀死在屋子里,有的士兵被日军的刺刀刺死,有的士兵被机关枪直接扫射死在床上。”

  当时有的士兵的枪本来就存放在武器库,想要拼死抵抗的人拼命冲向武器库拿枪,但是许多人还没有打开武器库的大门,就在门前被日军用机关枪乱枪射杀。

  一时间整个营区之中火光冲天,硝烟弥漫,到处躲避的东北军士兵,手中没有武器可以抵抗,遇到日军要么就直接被射杀身亡,要么就在和日军肉搏的过程中被刺刀扎死。

  第七旅一共有3个团,当晚三个团级主官中,只有620团团长王铁汉在北大营中,虽然也接到了不准抵抗的命令,但是王铁汉并没有照做。

  他毫不犹豫地带领官兵拿起武器,一边朝北大营的西部营区和北部营区移动,一边对遭遇的日军还击,一直推进到有掩体的地方,用火力死死堵住日军前进的脚步,守住北大营仅剩的一片还未沦陷的区域。

  起初日军在刚突入营区时一路喊杀如入无人之境,遇到王铁汉的部队时遭到了突然的打击,有了一定伤亡后暂时后撤,随即日军紧急调来预备队再次扑上来。

  正当王铁汉的部下与日军激战之时,东北军参谋长荣臻打来电话,厉声询问:“你那边什么状况?”

  王铁汉愤然回应:“如果连这都能忍,那我们还是军人吗?我团官兵愿与北大营共存亡,我不会下达不抵抗的命令的,更不会下达缴械命令!”

  日军不断向北大营增兵,而兵力最多的时候也仅有600多人,而第七旅除了王铁汉带着部分官兵抵抗以外,其他几千人全部在兵营里被日军到处追杀。

  后来王铁汉在旅部参谋长赵镇藩的命令下,带着手下官兵一边和日军周旋一边掩护大部队撤离。

  在日军的围追堵截之下,第七旅官兵丢盔弃甲,衣衫不整,赤手空拳慌忙向东逃去,在王铁汉的620团的掩护下,一直逃到北大营东边的山上。

  当时驻扎在北大营的第七旅一共有八千多人,而进攻北大营的日本军队只有600多人,第七旅的人数是日军的十几倍。

  在当时的整个东北军中,第七旅算得上是精锐中的精锐,中将旅长王以哲是张学良十分器重的将军,整个旅下辖三个加强团,一共八千多人。

  其中还有骑兵队、辎重队、坦克队、军乐队、汽车队等,新型军事装备和建制一应俱全,是张学良精心整编的模范旅,担任着守卫当时东三省政治中心沈阳的任务,驻扎在沈阳军事重地北大营。

  可就是这十几倍于敌人并且武器装备丝毫不输于敌人的东北军模范部队第七旅,只因为一个不抵抗的命令,就在不断伤亡的情况下手无寸铁地仓促撤退,短短几个小时之内就被占领了整个兵营。

  9月19日凌晨5时30分左右,北大营完全沦陷,上万人的部队就这样把硕大的军营拱手让给了前来进攻的几百个日本兵。

  其中还包括仓库里锁着的上万支步枪,上百支手枪,和大量手榴弹,另外还有骑兵队的几百匹战马,炮兵队的几十门大炮。

  日军在北大营纵火焚烧营房,整个北大营成为一片巨大的火场,冒出的浓烟飘荡在沈阳城的上空。

  日军在这次袭击中仅伤亡了几十人,而北大营官兵伤亡和失踪一共达到八百多人,日军之所以如此嚣张自傲,是因为他们已经在之前的一次又一次演习中认定,东北军不敢抵抗他们的进攻。

  在之前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日军多次在附近举行军事演习,一方面是以演习的方式不断试探中国军队的底线,一方面是为后来向中国军队发起进攻而提前释放烟雾弹。

  每次日军举行演习的时候,北大营的东北军都按照上级的命令尽量避免和日军发生摩擦,以免挑起战端。

  因此日军才一次又一次得寸进尺,在北大营旁边进行各种演习活动,甚至有时直接把部队推进到北大营门口与东北军对峙。

  更过分的有一次,日本警察直接冲到北大营里把电话线切断,北大营的官兵没有一个人全力阻止,东北军的这些退让举动彻底助长了日军的嚣张气焰。

  日军之所以煞费苦心来针对北大营的中国部队,是因为北大营是当时东北地区最重要的军事基地。

  清朝末年日本获得了南满铁路的管理权后开始在铁路沿线驻军,当时的东北总督徐世昌为了守卫沈阳城,在沈阳北部修建了北大营。

  因为日军所占领的南满铁路经过沈阳城,而沈阳城又是整个东三省的政治和经济中心,日本人进攻北大营的真正目的,是拿下北大营身后的沈阳城。

  北大营沦陷之后,沈阳城门户大开,除了进攻北大营的日军独立守备队以外,另有日军第2师团第29联队的800多人早已经做好了向沈阳发起进攻的准备。

  这800多名日军如同饿狼般迅速向沈阳扑来,当时沈阳的东北军守军一共不低于三万人,还有几千人的警察部队,也都接到了不抵抗的命令,纷纷匆忙撤退。

  日军第29联队扑向沈阳大西门之后,看到城门无人把守,于是分出一部分兵力扑向小西门。

  两支部队分别从小西门和大西门进入城中,入城之后日军首先占领了城墙,站在城墙上向城内扫射,凡是暴露在其火力范围之内的中国平民或个别落队军人,大多被当街射杀。

  沈阳城在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里就变成了一座无人把守的空城,但也有血性报国的热血男儿和日军拼命。

  当时的沈阳警察局工业区分局的三十多名警员,没有按照命令撤出城区,而是拿着手上的轻武器拼死抵抗日军,最后打光了子弹被日军包围,他们和日军展开白刃战,全部英勇牺牲。

  没有遭遇过像样抵抗的日军,在这些警察的抵抗之下遭到意想不到的打击,日军为了泄愤,对他们剖腹挖心,并把尸体摆在警察局门口,以此恫吓沈阳城的百姓。

  沈阳城的几十万百姓在早晨起床之后,惊讶地发现城市里到处都是日本兵,百姓们欲哭无泪,一夜之间整座城市就这样落入了日军之手。

  在沈阳兵工厂里,日军不费吹灰之力获得了东北军制造的大量现成武器,手枪6万多支,步枪15多万支,大口径火炮250多门。

  这些武器如果在日军攻城时全部武装到驻扎沈阳的东北军手里,恐怕日军连续进攻数日都难以成功。

  可是这些武器静静地躺在兵工厂里,眼见着东北军一批又一批地撤走,它们只“等”来了一路喊杀过来的日本侵略者。

  除了东北兵工厂以外,同样位于沈阳的辽宁迫击炮厂也是日本人重点要占领的目标。

  一伙日军趁夜色悄悄接近了炮厂大门,门口执勤的哨兵发现情况后大声喝止,当场被日军隔门击毙。

  上锁的大门带有电网,日军无法接近,便用炸药将大门炸开,厂房里的卫队士兵听到声音急忙起床,刚走出宿舍就被射杀在院子里。

  对于其他工作人员,日军也统统不放过,见到人就杀,并向各个办公室投入手榴弹,所有办公设施和文件被毁,厂房和仓库中的上百门炮全部落入日军之手。

  在“不准与日军发生冲突”的命令之下,沈阳城各处的警察、卫兵在与日军遭遇后硬生生拿着武器就被日军乱枪射杀。

  在日军突入到东北边防长官公署的时候,公署里一共有两百多名卫兵,他们按照命令极力避免与日军发生冲突,结果有102名士兵惨死在日军的乱枪之下。

  日军于9月19日占领东北边防长官公署之后,他们在日军的保护下堂而皇之走进公署大楼,为自己的胜利而洋洋得意,日本士兵在大楼顶上插上日军军旗,沈阳城就此陷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1987年,张艺谋找到山东高密的农民:“我出4万块,帮我种100亩高粱,秋后收的高粱归大家伙儿。

  特斯拉回应潮州车辆失控致死事件;Twitter 8 美元付费服务紧急叫停;富士康印度两年内计划招 5 万余人

  张艺谋罕见晒出全家福!和前妻所生大女儿C位出镜,二婚娇妻却站在最边上,一家人满脸笑容却尽显尴尬

  现场还原潮州特斯拉“失控”过程 路面两侧覆盖沙土 目击者:地上很多碎片